解密:反叛乱危及红军最后根据地的毁灭
2021-02-23 00:31:06    来源:本文章来源于网络

1935年9月底,西北革命根据地(包括陕甘关、陕北)发生了严重的左倾错误,具体情况尚需验证。

消除回流毒药

1931年1月,中国共产党六届四中全会后,王酩的左倾教条主义统治了中央,此时,北部局严格执行王酩的指示精神。

1934年2月,陕北特别委员会召开会议,郭洪涛转达了北方局反对右倾机会主义的指示。会后,郭洪涛秘密写信给北局,认为陕北特别委员会秘密征兵,而陕北游击队实际上是由富农组成的马匪集团。

红军25军到达陕北后,情况发生了变化。早在湖北、河南、安徽等苏区,红军受到张国焘错误路线的严重破坏,来到陕北革命根据地,自然带来了错误和反叛乱的毒气。

为了深入开展反右倾斗争,朱立石、聂宏军、程子华组成了中央代表团,专门负责西北工委和军事机关的改组,取消了刘子丹西北军委主任一职,红25、26、27军分别组成了以徐海东为首的第十五兵团。

陕北

准确地说,这是王酩对红军26军和陕甘边界革命根据地的左倾机会主义路线。

实际上,红军二百三十多名干部的死亡,不仅是王酩的左倾路线造成的,主观主义和宗派主义也是反叛乱危害的重要原因。

从主观的角度看,中国共产党北方代表孔原对陕北的消灭和扩张负有主要责任。陕北根据地负责人谢子昌、郭洪涛在任职期间,反复听取刘自丹等地方干部的主观主义理解,导致中共北局对陕甘革命根据地的误判。此外,郭洪涛在会上把红军26军失败的错误责任归咎于刘自丹,这是陕北叛乱的导火索。

据记载,朱立石和聂宏军抵达陕北之前,西北红军按照既定的作战原则,粉碎了国民党六万多人的进攻。此后,陕甘边境苏区扩大到三十多个县,陕甘陕北两个根据地已经连在一起。

在西北红军巩固战争成果的同时,新成立的陕甘晋省委在西北党内和军队内部开展了大规模的反叛运动。

党中央救陕北

叛乱开始后,原西北工委、西北军委的主要领导刘子丹、杨森、惠子军等同志被送进监狱,红军第八十四师政委张达志被免去职务,被列入反叛乱黑名单,不仅如此,红军二十六连以上的干部还被关在右反革命的帽子上,在监狱里受到了严刑拷打。

陕北苏区左倾路线的倒行逆施,引起了群众的疑虑和恐慌,一些老百姓甚至说,红军25军就是白军,他们伪装成红军消灭了红军26军,刘子丹、张秀山等人也被他们杀死了。

这场反叛乱运动已经广泛展开,大批知识分子也成了屠杀的对象。最后,它发展到那些戴眼镜和其他钢笔的人,所有这些都应该被杀死。这些被拘留的干部中有230人后来被杀害。

1935年10月19日,中共中央抵达西北根据地吴起镇后,形势终于发生了变化。

当时伟人和中央其他负责同志听了反叛案审查报告,大人物严肃地指出:逮捕刘自丹同志是完全错误的。这是一种错误的指责,是一种机会主义,应该立即释放。这样,陕北受迫害的同志就从左倾屠刀中获救了。

总之,如果没有伟人和党中央的及时刀子,全国的抗日救国就失去了立足点和出发点,中国革命的损失是不可估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