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行品牌焕新一周年,开启全新用户运营计划

2021-12-26 07:30:52 文章来源:网络

品牌焕新后的风行,开始掌握“讨好”年轻消费**体的**,那就是“玩在一起”。12月24日,风行品牌之**暨粉丝周年庆典在三亚开启,这是东风风行首届粉丝周年庆典,是一场汇聚潮车、潮人的潮流狂欢趴。周年庆上,东风风行公布了T5 EVO专属粉丝俱乐部命名及用户运营计划,旨在为风行品牌开启“潮车生活”。

作为粉丝周年庆的重头戏之一,当天风行T5 EVO车主们组成了“风潮车队”打卡三亚的“潮**海岸”。在试驾打卡旅途中,车友们召唤风行T5 EVO智能互联系统播放应景音乐,感受智能科技,体验城市潮车的驾驶**能。在**的潮流狂欢趴环节,东风风行将活动现场布置成为了一个潮玩体验地,**绘**甲区、鸡尾酒表演区、沙滩BBQ,再加上乐队表演、DJ打碟演出、潮酷舞蹈组成了当晚的“EVO·潮享派对”。

带有节日装饰的风行T5 EVO热浪版、国风版亮相。据悉,作为品牌焕新后的首款战略车型,一年来,风行T5 EVO通过一系列赛事证明自身实力,并吸引了大批车主加入。“T5 EVO的用户就是风行的潮享官。”东风风行表示,EVO粉丝俱乐部将正式命名为“EVO潮享会”。

据介绍,在东风风行公布的2022年用户运营计划中,**括“出色计划、青春计划、粉丝计划”三个内容。“出色计划”中,东风风行将建立潮改联盟,与车友共创“出色”和出**人生;“青春计划”中,品牌将开展潮享生活设计大赛、青年电竞大师赛、国漫潮音PK赛等活动,助力青年梦想;“粉丝计划”中,将为“潮享官”打造“EVO粉丝周年”活动,持续送福利,并将举办CITY WALK-城市巡礼、EVO潮物节、潮玩共创日等活动。

【点评】

当前所有汽车品牌都在探讨如何与年轻用户玩在一起,让品牌年轻化。在一年前的新风行品牌之**上,东风风行开启了品牌焕新,宣布品牌向年轻化转型,进入用户品牌时代。一年来,东风风行潮酷动作不断,为用户打造潮流产品,也为用户带来潮流出行新体验,可以说此次品牌之**也是“宠粉”之**,将其 “用户品牌时代”战略进一步落地。

文/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邓莉

图/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邓莉

广州日报·新花城编辑:麦晓颖

来源:广州日报

【编者按】

走过一年的风风雨雨,迈过一年的坎坎坷坷,时间即将掀开新的一页。澎湃**推出年终特别策划《让未来配得上现在》,记录和书写你我的2021,期待在新的一年,每个人都能迎着阳光、温暖前行!

一年即将过去,自然有各种重要事件的回顾和总结在媒体上涌现,它们浓缩了一年的图景,提示我们立足于什么样的时空,走过了怎样的日子,让我们产生与时代的共在感。

然而,这种共在感并不能代替个体对时代的切己感知。或许有人认为一些事在自己的感知之外发生,离自己如此遥远,以至于觉得自己被前行的列车遗弃在孤冷的小站;或许也有人认为一些事情之所以发生不过是因为大势所趋,只要顺应和认同便可心安理得。诸如这般的感受,其实都透露了与时代相连接的缺失。

我上大学的1980年,发生了很多重要的事情:旅行者1号飞掠土星,约翰·列侬被刺身亡,两伊战争**发,索尼推出随身听,任天堂**款**问世,罗兰·巴特去世,约翰·伯格《观看之道》出版……但是,当年我对这些一无所知。直到后来,我在工作、阅读和日常生活中才逐渐与这些事件发生联系,这些事件对我的意义才慢慢清晰起来。可以说,信息的缺失和我的后知后觉,延迟了我与时代的具体连接。

在资讯发达的今天,不会有人如我当年那么迟钝;但能够迅速获知丰富的信息,个体与信息所标识的时代之间如何关联,就变得更加迫切而需要及时的追问。如果没有这样的追问,哪怕我们拥有数据库般的信息,也有可能被其淹没和窒息;如果没有这样的追问,即便我们紧追所有的热点,也有可能感到与时代脱节。

在**基本的层面,我们的追问是对自我在信息环境中真实存在的审视:是否将违心之举冠之以顺应潮流?是否将懈怠之心推诿给“躺平”大势?是否将注意力分散归因于移动互联网的无孔不入?是否将不择手段的竞争归因于无处不在的“内卷”?面对**流行的词语、**风靡的时尚、****款的网文、**吸睛的网红和**火**的热点,是否能够保持基本的理**而不屈从于多巴胺的释放?在追逐各种新技术神话和预言中,我们是否既丧失了基本的历史感,又无视身处的现实?在围绕诸如元宇宙形成的各种叙事和言论中,我们是否能够辨明自主**焦虑的弥散和多种声音的交战?

追问须诉诸思考。**国学者彼得斯的《奇云》去年底有了中译本,今年被**传播学界热读。作者在书中提醒我们:“1964 年是一个人类思考技术、文化和社会的好年头。”他列举了这一年出版的一系列重要著作,尤其强调麦克卢汉的《理解媒介》和古尔汉的《手势与言语》对于我们的意义。前者视技术为人体器官的延伸,后者将人体器官视为技术的延伸,它们相互映照,洞见了技术与人的关系。

但是,对同在这一年出版并风靡全球的《单向度的人》,彼得斯止于提及而未详述。马尔库塞的这部著作关于技术理**和技术神话的论述,在今天也仍然具有启示**价值。忽略《单向度的人》,与《奇云》的写作定位、思想关切和价值取向有关。这样的忽略也意味着给不同的思考者留下了开放的空间,意味着对任何思想、任何事件的思考都有丰富的可能**。农民工陈直研读海德格尔,透露出的也正是这种思考的力量和可能**的魅力。当我们开始追寻更多的可能**,便是我们与时代发生具体连接的时刻。

追问和思考,并非只是在抽象的层面展开,而总是与个体生命在特定情境中的鲜活感受相连。几天前,我又一次造访曲园,走在马**科巷那条石子、石板和水泥混杂的窄路上,脚下发出不同的声响。巷子里吹着冷冷的风,脑子里盘旋的却是“春在”。三十岁那年,俞樾因为一句“花落春仍在”,得到考官曾国藩激赏。但他并非从此一路通达,而是在短暂辉煌之后迎来20余年的颠沛流离。当俞樾筑曲园而定居,将**为轩敞明亮的厅堂命名为“春在堂”时,我想,他是在感念伯乐,纪念青春,也是在感慨自己历经人生的凛冬,却不曾放弃的希望和信念——那心中永远的“春在”。这样的生命感受一定伴随着对学术真谛的求索与思考,**终凝聚于五百余卷的《春在堂全书》。“春在”激发的所有解释、猜想、想象、移情,无不将后来者的体认与共情融汇其中,那是“花落春仍在”催化与生成的意义,也表明原本属于俞樾个体的关键词接通了更为广阔而深远的时空。

俞樾的“春在”让我们看到,一个事件凝结在一句诗里,浓缩为一个词,成为个体与时代相连的节点。这里显现出词语的力量。就像夸蒂罗利在《被数字分裂的自我》中强调的:“词语是个人意识的基本媒介、连接我们和外部世界的工具……(我们)用以理解**世界和外部世界”,当我们探寻个体与时代的连接,我们所有的追问、思考与感受,实际上都离不开语言,并**终都要形诸语言,用属于我们自己的语词言说。

但是,嘈杂的语言声浪每每令人陷入“没有语言的生活”——作家东西多年前在一篇小说里生动地展示了这样的困境。今年一月,“文字失语者互助联盟”豆瓣小组的成立也表明,许多人已经意识到今天我们陷入的语言困境。这个已经有24万多成员注册的网络社区,向我们展示了打破这种困境的自觉,定会启示更多的人寻找属于自己的语词,与我们身处的时代真诚地连接。

总策划 夏正玉 总统筹 陈才 专题制作 澎湃**部 海报设计 赵冠** 郁斐

来源:澎湃**

上一篇:太原农商*营业部开展 “一路相伴 有您真好”感恩回馈活动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江门都市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