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快递员遗失重要快递件 热心的宾县民警及时帮忙在废品收购站找回

2021-12-29 08:01:37 文章来源:网络

12月28日上午,宾县邮政公司工作人员将印有“为百姓服务、 为**众解忧”“真诚为**众解难、热情为人民服务”字样的两面锦旗赠送给宾县**文化派出所和情报信息大队,以感谢民警热情帮助他们企业及时找回遗失的装有重要文件的快递件。

12月24日17时许,宾县**文化派出所接到宾县邮政公司报警求助,称其公司快递员在送件过程中不慎将客户的一件装有重要文件的快递遗失了,请求派出所帮助查找。听到此情况的文化派出所副所长唐伟亮立即带领辅警陈平帮助查找。民警找到涉事快递员,详细了解送件行走路线,在确定遗失快递件的大致时间和位置后,联系县局情报信息大队协助调查。情报信息大队王子健、韩永健通过调取视频监控、逐一排查,发现快递员在县内某快递驿站附近将快递件遗落,随后被一名拾荒老人捡走。民警通过此线索,辗转找到该拾荒老人,而拾荒老人称已把捡拾到的所有废品卖给了位于北环路的一家废品收购站。这样,邮政公司工作人员立即赶到这家废品收购站,在大量的废品堆里仔细查找。当晚,翻了好几个小时也没有找到,第二天早上又经过翻找,终于找到了这件遗失的快递。废品收购站业主说,你们来的真及时,晚来一会儿,我们就将废品压缩打**了。

邮政公司的工作人员激动地说:多亏了民警的热心帮忙,就像一场及时雨,如找不回来,不但给客户带来诸多不便,难以弥补损失,还会影响我们企业的信誉,真的太谢谢你们了!

来源:九派**

12月22日,媒体刊发《有人在洗澡,直播**百人“静静围观”记者卧底调查摄像头****产业链》一稿后,引发大量转载和网友热议。网友纷纷提出:应加大对**及售卖**设备等行为的打击和整治力度。当天,记者卧底的多个****被禁言或解散。

12月22日上午8点多,记者打开之前加入的几个**交流**,发现其中一个原先有8000多人的**人数已缩减到1000多人,并提示“该**为私有**组,或您已被**组管理员封禁”。用另一个账号查看搜索该**后,发现已无法像先前那样正常加入。而先前记者私信向其购买“厕拍地图”的**主的多个****账号也已注销。此时距上述稿件刊发还不到两个小时。

记者试着联系之前在****中添加的一名好友“S”,问他知不知道**里发生了什么事。S表示他也不太清楚,但感觉**近环境不太好,提醒记者“过段时间再行动”。

而记者加入的原先经常讨论如何**、分享**地点、记录每天发货多少的3个**组,已经开启了全员禁言模式,禁止发送任何消息。这些**组和人员大多数是通过境外聊天**联系。

此外,记者注意到,有几名售卖**设备、提供手机摄像头寄改服务的人在“朋友圈”更新消息道,“日后寄改单暂不接”“一些特殊设备请过段时间再购买”等。而一些**原本每天都会统计更新购买设备的人数,**近两天也没了后续。一暂停发货的店家向记者表示:“一段时间后会**正常。”

稿件发出后,一些网友不理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选择**?这种东西有什么好看的?

记者在****添加的好友“Y”今年20岁。他告诉记者,自己没有**过,但很感兴趣,觉得刺激,为此他加入了好多**。通过之前**内的**,记者发现,像Y这样的人还有很多。除了追求刺激外,有些人还想从中获得经济利益。一名出售**设备的卖家向记者透露,利润很高,“具体多少我不能说,但手底下的人觉得即使因此被关进去一段时间也值得,要是没被抓到那就更赚了”。

也有很多网友担忧:为何**设备能在网上随意购买?

记者调查发现,虽然国内购物**、****等近年来加大了自我检测和打击力度,但买卖双方依然可以通过语音、转变关键词等形式规避监管、达成交易。并且,****等**往往被当做交易的终端环节,整个环节的商品展示和讨论阶段可能都在境外匿名聊天**中完成。

有网友提出,没有需求就没有市场,买卖双方应当同罪。

那么,在整个**产业链中,买卖双方可能承担怎样的法律责任呢?

**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管理学院法律系主任郑宁分析,出售**他人的家庭、房间、出租屋的视频是侵犯隐私权的行为,应当依法承担侵权责任。如果明知视频是**的,还以直播、转发、售卖等方式进行传播,则违反了网络安全法和《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等。

北京市尚权律师事务所主任毛立新说,即使售卖、传播的**视频中,既不存在淫秽内容,亦不能够反映特定自然人身份、活动情况的各种信息,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行为人仍可能面临行政处罚。

“如果视频中存在能够反映特定自然人身份、活动情况的各种信息,如姓名、身份证号码、住址、行踪轨迹等,从刑法规定来看,买卖双方可能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但需达到‘情节严重’的入罪门槛。”毛立新说。

而《互联网**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明确了互联网**组建立者、管理者应当履行**组管理责任,即“谁建**谁负责”“谁管理谁负责”。“**主如果直接传播隐私信息,或者明知**里传播隐私信息,未尽到必要管理职责,也要承担责任。”郑宁说。

毛立新认为,对于直播的控制者,其行为属于治安管理处罚法所规定的“**窥、**、窃听、散布他人隐私”,但对于一般的观看者而言,其并非直接通过自己安置的摄像头**窥他人,而是通过直播(转播)这种方式窥视他人隐私,其行为是否属于上述法条中的“**窥”,还很难认定。

“对于观看者来说,如果在观看时又将相关视频、图片录制、拍摄下来并进行传播,根据不同情况,可能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传播淫秽物品罪、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等。”毛立新说。

同时,针对如何才能彻底根除**黑产,不少网友建言献策,比如强化网络监管和加大打击力度,与**联手进行整治等。

还有网友提出,现实中一些人是通过“翻墙”交流**经验并购买相关设备的,应当对此加强管制。

郑宁说,根据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管理暂行规定,“翻墙”行为是违法的,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自行建立或者使用其他信道进行国际联网。否则,公安机关会责令停止联网,给予警告,并处罚款;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

“应当加强**防火墙建设,积极查处、打击使用‘翻墙’**进行国际联网的行为,减少境外不良网络信息的入侵,净化网络环境。”毛立新说。

北京市京鼎律师事务所主任张星水建议,通过成立惩治网络犯罪、维护网络安全研究指导组,统筹协调做好深化打击整治新型网络犯罪各项工作,全面加强惩治网络犯罪的研究和指导,更新办案理念,规范办案活动,完善办案机制,为依法追诉网络犯罪提供规范指引。

上一篇:刚刚公布!哈尔滨市新*型接种点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江门都市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